当前位置:首页 > 法律知识

“闽连渔0961、0962”号船船东诉新加坡威卡特私人有限公司等均认

  • 作者:admin 发表时间:2021-01-21 13:14

「案情」原告:“闽连渔0961、0962”号船船东。被告:广州市**区黄花劳动服务公司(下称**劳服公司)。被告:**坡威卡特私人有限公司(下称**特公司)。第三人:南京市机械五金矿产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公司(下称南京五矿)。第三人:中国**洋保险公司南京分公司(下称**太保)。第三人:中国**保险公司江苏**公司(下称江苏人保)。1993年10月26日,原告所属“闽连渔0961、0962号”船(下称0961号主船、0962号船)在台山列岛东面237号海区第三小区从事拖网捕捞作业。当时有二十多对渔船在该区从事密集拖网捕捞,其中三对渔船处在捕捞渔船群的最东面。0961号主船与0962号船在此三对船的中间,左侧是0951号与0952号船,右侧是0980号及0979号船。各对船横距约300米,一字排行由南向北行驶拖网作业,悬挂左右舷灯及垂直上绿下白环照灯和上下尾灯,航向000°,航速三节。10月27日约0130时,0961号主船雷达发现其右前方有一来船,航向西南。0140时,可用肉眼观察到该船(即被告**特公司所属“威卡特3号”拖船及第三人南京五矿所属“飞鸽6号”驳船,下称拖驳船),该船悬挂垂直三盏白灯及一盏红色舷灯,与原告船距离约4里,双方构成交叉对遇局面。0150时,拖驳船距0962号船尚有二里且仍保向保速,原告船意识到有碰撞危险存在,遂用甚高频呼叫拖驳船并拉五短声汽笛,急闪五下探照灯以示警告,但拖驳船均没有反应。约0155时,原告船通知0979号船向右大幅度转向,航向从000°转至060°。这时,拖驳船从0962号船船艏左侧约50米至60米处通过。原告船看到“飞鸽6号”驳船在其船艏左前方,双方处于对遇状态。此时“威卡特3号”拖船为避让其右侧渔船而左转舵,致使拖船先触碰0962号船船艏,后“飞鸽6号”驳船船艏也向左转,撞在0962号船船艏并压上驾驶台,造成该船受损及一人受伤。拖驳船悬挂垂直三盏白灯、左右舷灯、尾灯并挂黄灯和两盏白灯在两侧照明拖缆:“飞鸽6号”驳船显示左右舷灯,中间一盏白灯及尾灯,无动力、无舵且无人看管。拖缆长300米,航向220°,航速8节。距碰撞发生前一小时,拖驳船就发现其右前方有很多对渔船,左前方只有两、三对渔船。拖驳船认为距离尚远,故保向保速,并从0962号船船艏约50米左舷通过,“威卡特3号”船在本船拖缆触碰0962号船时才减速、停车。0961号主船发现0962号船被撞,当即砍断拖网钢丝绳,并靠近0962号船协助其下尾锚,后去追赶肇事船。约50分钟后,0961号主船赶上拖驳船,几经交涉后,“威卡特3号”才委派值班大副随0961号主船查看损坏情况。双方查看完损坏情况后送“威卡特3号”拖船大副返船,但拖驳船已不知去向。10月27日0720时,0961号主船拖0962号船并“威卡特3号”船大副回到连江县苔港。“威卡特3号”拖船租用人系原广州市**区万达船务企业公司(下称**公司),该公司于1994年5月53日被核准注销,其上级主管部门为**劳服公司。**公司与南京五矿签有一份拖航合同。**公司与**特公司签订的是国内交通部门推荐的“波罗的海和国际海事协会国际海上拖航合同(总承包)”。南京五矿就“飞鸽6号”驳船向**太保投保。**特公司就“威卡特3号”拖船向江苏人保投保。原告诉称:其在航行捕捞过程中一直按章缓速行驶,碰撞事故的发生,责任在于被告船,故请求判令两被告赔偿其经济损失761983.74元。被告**劳服公司辩称:其是拖轮“威卡特3号”的租用人,基于其与**特公司间的拖航合同,拖轮租用人只能作为第三人。驳船“飞鸽6号”是无人、无动力、无舵的被拖船,置于拖轮的支配与控制之下,事故赔偿责任应由拖轮所有人承担。被告**特公司辩称:其所属“威卡特3号”拖轮在整个航行途中均遵循国际避碰规则,其船体未与他船发生碰撞。拖轮船队系操纵能力受到限制的船舶,原告船为让路船。由于原告船避让措施不当而与“飞鸽6号”驳船发生碰撞,所造成的损失应由原告船与“飞鸽6号”驳船按责任比例分别承担。

咨询法律问题留言给律师(1分钟内回电):


阅读更多海事仲裁的相关内容